PARMIGIANI|深入瑞士製錶強大後台

Parmigiani Fleurier本不是年產量高及大規模的鐘錶品牌,然而對於鐘錶界行內人來說,品牌絕對是行內數一數二的Powerhouse。除因創辦人Michel Parmigiani是殿堂級製錶及修復工藝師外,品牌是現今少數設有垂直式生產線的獨立鐘錶品牌。旗下坐擁五家大型工廠除服務自家牌子外,還為多個頂級鐘錶品牌生產部件及機芯。早前我們到訪品牌總部及廠房,深入了解品牌非凡製錶工藝。

Sanna Chu

自1996 年Parmigiani Fleurier 的品牌創辦開始,擁有品牌的Sandoz Family Foundation(山度士家族基金會)已甚有遠見,銳意將品牌發展成全面的製錶品牌,將各項製錶技術及工藝的專業人才羅致旗下,確保品牌的每枚腕錶達至最高水準。現時品牌擁有五家工廠負責不同工序或生產部件,由於不少小鎮的居民依賴當地的小型工廠過活亦甚少遷徙到其他城鎮,因此這五間工廠散落在瑞士不同的鐘錶工業小鎮。這五家工廠除為Parmigiani 製作腕錶及部件外,最厲害之處是替多個頂級鐘錶品牌設計及製作各種部件。因此,參觀Parmigiani的錶廠是鐘錶傳媒們最期待及最想參觀的一家品牌,每家工廠都叫人大開眼界。

由於時間所限,今次我們探訪其中三家工廠,包括負責製作錶盤的Quadrance et Habillage、錶殼的Les ArtisansBoîtiers 及機芯廠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壓軸部分是參觀品牌總部的組裝工廠,以及Michel Parmigiani 先生擅長的古董鐘錶修復工坊。另兩間今次未能到訪的工廠,分別是位於Jura 山區小鎮、製造擒縱部件及游絲的Atokalpa,及位於Moutier、以製作精密機件的Elwin。

Quadrance et Habillage

行程首站到訪Quadrance et Habillage 錶盤工廠及Les Artisans Boîtiers 錶殼工廠,前者於2005 年成立而後者於2000 年被品牌收購,現時兩家工廠同設於位於瑞士La Chaux-de-Fonds同一座製錶中心內。

品牌各款錶盤一覽。

錶盤是每枚腕錶的臉孔亦是腕錶予人第一印象,是腕錶最重要的部份。在Quadrance et Habillage 便可親眼見證每一枚薄薄的錶盤,是經過多重繁複的步驟才可完成。現時工廠的錶盤以機器結合人手製成,年產量約10,000 枚,以行內來說不算是工業式量產。大部分錶盤由Brass 黃銅製成,另工廠同時也製作純銀、金質、鑽石或是珍珠貝母的錶盤。

以最常見的黃銅錶盤來說,首先錶盤需經機器反覆清洗去除雜質,之後為錶盤打磨及安裝盤腳,作為之後錶盤固定於腕錶底板上,並會根據需要以電鍍沉積方法為錶盤上色。所有染料主要由植物提煉而成,染料溶液用畢後會經處理清理才會棄掉,確保不會污染環境。完成以上基本工序後,工匠會以矽膠移印頭在鋼製的移印模上蘸上圖像的油墨,然後將移印頭輕壓在錶盤上,為錶盤加上刻度。此方法優點是即使錶面上有凹凸裝飾面也不會影響印刷效果,亦令圖案更添立體感及細緻。

Les Artisans Boîtiers

Les Artisans Boîtiers 在2000 年收歸品牌前,已是行內著名的錶殼製作及設計工廠。工廠設有專門設計師運用CAD 設計軟件設計錶殼並經精密計算,配合數碼化的CNC 機器製作錶殼,基本上任何形態的的錶殼、任何物料或複雜結構的錶殼也可以駕馭,如Parmigiani Bugatti 系列的前衛幾何流線形錶殼就是最佳例子。到訪當日工廠正在生產Tonda PF 的錶殼,設計工作室先將錶殼資料及數據輸入機器開始生產錶殼。錶殼初部形狀完成後,需經人手以傳統工具或是機器細緻的拋光、拉絲或是倒角打磨,全部細節一絲不苛。品牌標誌性的淚滴形錶耳如是玫瑰金的話,則由一條分量十足的玫瑰金金條切割,再經反覆打磨製成。Tonda PF的著名鉑金滾花錶圈也不例外,傳媒們即場見證工匠以人手慢慢打磨拋光,方可為一般略帶啞光的鉑金製作出如此光亮的飾面。

(左、中)淚滴形錶耳由這金條切割。(右)Tonda PF鉑金滾花錶圈打磨前後的分別。

錶殼初部形狀完成後,需經人手以傳統工具或是機器細緻的拋光、拉絲或是倒角打磨,並需加入小孔。


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

第二天我們來到今次旅程的重頭戲、位於Parmigiani 家鄉Fleurier 的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 機芯廠。這一站一眾傳媒也非常期待,因為Vaucher 雖然只創辦了20 年但在行內享負盛名,除為Parmigiani 及其股東之一的Hermès 製作機芯外,還為多個頂級品牌製作高級複雜功能及結構的機芯,名字響噹噹之程度叫人嘩然!至於是那些品牌恕未能在此開名,廠內的部分範圍也嚴禁拍攝。套用Wyman以前關於時裝小秘密的規矩,如有天在街撞到本人就話過你知!

機芯廠內設有大型設計部門為Parmigiani 及其他品牌設計機芯,由多人合作共同研發,就以Tonda PF 面世時推出的追針計時機芯為例,就花上了4 年時間完成。現時錶廠主要製作自動機芯,除傳統銅合金機芯外,也會製作少量金質機芯及鈦金屬機芯。據廠方代表指金質機芯製作程序與一般的銅合金機芯很不同,其中鈦金屬芯製作時要分外小心,因不小心處理的話機芯在製作過程時隨時會「自焚」燒毀!完成設計後機芯原型會在測試部門進行多項測試後才會正式投產。

機芯部件除來自品牌旗下的其他工廠外,Vaucher 也自設部門切割少量零件,包括Stamping 沖壓式機器,原理是運用密度極高及重身的鎢金屬條切割零件;或是將鎢製成幼線再包上銅或鋼合金切割部件。

頂級瑞士機芯當然不少得雕刻及打磨部分,因此零件及細節必先經人手作不同打磨修飾,如日內瓦波紋、珍珠圓點紋、太陽放射紋及內倒角打磨等,最後才進入組裝。

Willemin-Macodel 701S (圖片來源:Vaucher官方網頁)

廠內設有兩種機芯組裝機,傳統的機器共有多達40 部,一般量產型機芯都已經滿足得到,但這類機器只可以3D 三維角度方式製作機芯。近年品牌添置了由瑞士Willemin-Macodel 研發的高科技機芯製造機701S,可以4D 方式更多角度製作機芯,還可製作金質、鈦金屬及銅合金機芯,且體積比傳統機器細得多。據說現時鐘錶行內共有14 部701S 機器,Vaucher 已佔了當中12 部,可以想像工廠實力有多雄厚。

工藝傳承對傳統瑞士製錶工業尤其重要,因此Vaucher 除擁有多名經驗豐富的製錶工匠外,還內設製錶學校陪訓新晉製錶工匠,學員部分年僅16 歲,需在廠內實習及培訓四年才可畢業。


Parmigiani Flerurier Restoration Workshop
Watch Assembly Workshop

最後一站來到距離Vaucher 僅幾分鐘車程的ParmigianiFleurier 總部,在Michel Parmigiani 本尊親自帶領下參觀他最引以為傲的古董鐘錶復修中心。眾所周知,Michel Parmigiani 是以復修古董鐘錶起家,而品牌的多款腕錶設計靈感是源自他歷年的復修作品。因此復修部分對品牌以至是整個鐘錶行業極之重要,保育及傳承幾近失傳的傳統製錶工藝的同時,也啟發未來鐘錶技術發展。

鐘錶復修當中內僅有幾名鐘錶復修工匠且全部都是行內精英中之精英,除了要熟悉所有製錶的工藝外還要熟讀鐘錶以至是世界歷史,因此擁有最廣博的鐘錶知識。中心展示多座手工精細的人偶機械裝置座鐘及古老製錶儀器,部分是品牌及Michel Parmigiani 的珍藏,也有客人送來等侯修復的作品。我們詢問Michel 有關復修作品時他都非常雀躍興奮,完全感受到他對復修古董錶及製錶的熱誠。

珍藏中包括一枚19 世紀初、源自俄羅斯錶匠Frères Rochat製作的金質煙盒。煙盒由三種黃金製成,內設人偶裝置上鍊後會彈出小鳥歌唱,其逼真程度叫人嘖嘖稱奇嘆為觀止。為修復這枚珍藏,復修中心不只設有詳細檔案分析,甚至製作了小鳥模型,讓參觀人士深入了解其結構及運作。

另一枚示範時計是品牌2021 年為紀念25 周年推出的La Rose Carrée 懷錶,懷錶以白金打造飾以大明火琺瑯及鐫刻方形玫瑰花圖案,搭載Michel 珍藏的一枚由鐘錶大師Louis-Elisée Piguet 製作的古董大自鳴及三問機芯。懷錶製成後從未在港曝光,今次可近距離欣賞這美妙動聽的報時聲及精湛工藝,確實機會難得。

復修中心隔壁的大樓就是品牌的腕錶組裝中心及售後服務部門,腕錶組裝部門約有十多名錶匠,每天可組裝6 枚計時錶或10 枚基本兩地針腕錶。採訪當日一名擁有35 年歷驗的錶匠,正在組裝一枚三問腕錶。在組裝前他需先為機芯進行詳細檢測包括機芯運作及各樣細節裝飾是否合符標準,才會將機芯組裝於錶殼內,單是這枚三問腕錶組裝已花上60 至70 小時。

組裝完畢後會再進行一系列壓力及防水等測試及品質檢測,通過後才可正式推出市場發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