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城三廠一雅典


內填琺瑯的另一個譯名叫雕刻琺瑯,在製作上也是集琺瑯與雕刻師二人之力。雕刻師首先在錶面上刻出細膩間格,接下來由琺瑯師在間格中填上不同顏色的琺瑯料再烘烤。成形後的錶面經過打磨後,有時雕刻師再把琺瑯覆蓋的間格部份銑出來,畫像的立體效果特佳。操刀者是獨立藝術家,那天我們沒有碰上他。 

製錶可以按部就班上課學習,製作琺瑯要邊造邊學56年才練就基本工,廠內環境也不見得乾淨好受,難怪乏人傳承。製作琺瑯錶面的高手歷年來寥寥無幾,也沒有幾位能揚名聲讓大家豎起大姆指給讚的。即或投身Donze Cadrans的藝術家我們喊不出熟識的名字,他們的作品卻值得大家期待。更重要是雅典的基本琺瑯錶面作品造價克制,讓更多鐘錶愛好者能跨進琺瑯絕藝的門檻!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