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城三廠一雅典


不少收藏家從雅典93年那隻掐絲琺瑯卡蒂薩克號開始便一直捧品牌琺瑯面作品的場。為雅典出面的Donze Cadrans,由琺瑯大師Francis Donze創立於197240年後由同鄉雅典廠錶全面收購。若非積雪滿街,從雅典首府走十分鐘路可過去。Donze Cadrans廠廈的一角以大“D”為記。地方不少但裡面只有8位師傅,專長製作大明火琺瑯、掐絲琺瑯、內填琺瑯與及透明琺瑯錶面。

我們常聽說的大明火琺瑯,在Donze,琺瑯原料要在攝氏760度至900度的高溫窰中燒製,所謂的大火其實源於原料在高溫中自燃(見短片)。一般要上料和燒烤5次以上才能效果美滿。銅胚錶面是微呈圓拱形的,否則液態後的琺瑯質很易溢到底部。背後也要上一層琺瑯,防範底面張力不均勻更易出裂紋。出爐的琺瑯面仍未變硬前師傅用煤炭塊輕輕壓平。因為煤炭已經火,便不會給灼熱的錶面點燃!大明火琺瑯錶面不會再經打磨,由層層疊疊的琺瑯質自然完成修飾。師傅又示範在完工前的中段錶面出現諸如泡泡的瑕疵時,如何剔除及補上琺瑯料,再放入窰內烘烤。有同行打聽為甚麼黑琺瑯面那樣稀罕,負責人說那是因為原料的熔點低和特別敏感,很難造出完美觀感。她續說即使白琺瑯的報廢率也可達70%

至於透明琺瑯,雅典的製法是在扭索銘刻的錶面上塗上半透明的顏色琺瑯料再燒製和拋光。80年代末開始那些絕佳性價比的聖馬可系列就是箇中佼佼者。


半年前雅典在港開掐絲琺瑯班。我把金絲簡單剪裁及屈摺成UN兩字已大半天。這種在拜占庭帝國期間已盛行的琺瑯藝術,一位師傅在廠房中全神製作給我們鑑賞。他面前的長方切面實金線只0.050.06毫米厚,高度約為半毫米。大師將金線跟初稿比對後裁剪出合適長度,然後黏在18K金錶面上一步步構築出主題框架。他當天掐絲製作的是多桅桿的鄭和號。不用自己動手,看構圖我都經已頭昏腦脹。琺瑯師接着在金絲間格中塗上彩色琺瑯,需要上六至七層及在800840度高溫燒製相同次數。圖像夠立體鮮明便塗上半透明的軟層保護,再修平及拋光讓錶面散發迷人光彩!要補充一點,相同顏色的琺瑯落在不同原料的錶面(雅典以實金錶面為主)或在層層疊疊後燒出來的色澤差異可以很大,這也是令琺瑯工藝難於掌握的原因之一。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