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當工程師還是藝術家的年代


MB&F的創辦人Max訪港,帶來全新推出的第九代Horological Machine──HM9 Flow。

Max說HM9是歷代中與他起初的設計最接近的一代,毫不妥協、力排眾議,堅持做出他心目中的那種設計──只在風洞誕生前、當工程師還是藝術家的年代才做得出來的設計──我形容為誇張而悅目的流線形設計。

如此說來他成功了,過往的HM雖也有以流線輪廓為賣點的作品,但HM9明顯是高一籌的。隨之而來的是全球首創的立體防水墊圈。是的,當你有這決心向不可能搖頭揮手說不,才能為自己帶來創新的可能。這墊圈的誕生也為MB&F打開了一扇大門,日後創作可以進一步天馬行空。

當然,羅馬非一日建成,由造型奇特的錶殼、拱形的藍寶石錶鏡,到裡頭構造複雜的機芯,HM9得以實現,就是建基於過往多枚作品的開發及研究成果,不贅。Max直言,若其他品牌想要由零開始造一枚這樣的錶,大概得花上十年吧。

四、五十年代的機械巨獸,不論是地上的天空的,也是長這一派模樣,所以HM9也分為Road及這裡展示的Air兩個版本(但Max起初的構思是Air版),各做33枚;前者配儀表板錶面、機芯鍍紅金,後者配典型的飛機師腕錶錶面、機芯鍍黑。

脫去外殼,裡頭由MB&F自家研製的機芯分明就是一個引擎模樣,採雙擺輪設計,以差動齒輪將兩者的速率差異平均,帶來更精準的表現。機芯又用上了在汽車世界很常見,但在腕錶領域一隻手數得完的錐型齒輪系統(無他,同一件事只要縮小一百倍做就成了一種極致工藝),藉此將動力由水平的傳動序列傳送至垂直顯示的錶面。打磨修飾方面,不多說了,看看那兩條亮麗光滑的立體擺輪上橋就知道水平之高。我不說你大概以為Voutilainen也有參與,但其實它是出自MB&F的製錶師之手,按足Voutilainen為Legacy Machine所訂下的標準所做。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