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城三廠一雅典


九月中,人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休假。回家前的晚上,在一個陌生的十字路口感覺頭頂有狀況,原來大廈天台架的燈牌是一個熟識多年的名字和船錨標誌。返港未幾,雅典錶的公關小妮子便相約SIHH後參觀廠房。錶緣,總覺有
天意!


雅典錶的祖家由1846年起便在力洛克。今天隸屬雅典的廠房有三家,按由日內瓦錶展後出發的路順,第一站是海拔最高,聽過當地人戲謔說那裡只得冬季和下個冬季兩個季節的拉紹德封。1999年,已故的雅典錶再生之父Rolf W. Schnyder在此購置廠房並取名Ulysse Nardin La Chaux-de-Fonds Manufacture,專攻機芯製造。其他廠仍在一手交錢一手取芯的年頭他老便認定獨立自主的重要性,目前已有七成左右的雅典錶應用自家機芯。拉城的廠房人手約200,錶迷喜愛的Marine天文台錶的UN-118機芯和兩地時間的UN-324機芯都是在這裡呱呱落地的。

近幾年聽聞許多廠參觀則可,拍照則免,要用公關相,雅典廠任君拍攝,除了5位成員的研發部,因為案頭電腦屏幕上隨時是未來必殺技。他們利用3D程式設計機芯及模擬運作過程,還即席示範2018重點作Freak Vision“Grinder Automatic”系統如何將微細的任何方位動作有效率的轉化為上弦動力。

同一廠廈有實驗工程師為雅典鑽研各種矽質元件,雅典的
矽質錨式擒縱裝置便是由這幫人開發的。他們也不時跟技術部門共同研究改善現有產品之道。因為這裡並不是製造超複雜機芯的地方,不會由一位大師從頭至尾完成一枚機芯。生產過程給斬件成若干小步驟後由排排坐的年輕女技師分頭負責。機芯放在裝有晶片的底座裡經輸送帶傳遞至每個小分站。加甚麼工,由誰加工都上載晶片,方便電腦監控品質。女生雖比男生專注,怕她們厭膩也要定時調換工序。機芯裝好後要進行多種質檢,最有聲音有畫面的是撞擊測試。一把3公斤重鎚手拉至齊胸自由落下撞擊固定支架上的錶芯,讓它承受5000g加速,側面和正向各轟八次後再檢測機芯表現。又見一個透明大箱承載着十多枚朝不同方向擺放的錶芯。未送COSC前內部先以相同規格確保機芯合乎-4/+6秒的最高日差。

當然,要製錶先得有零件,雅典不是年產量一百幾十的蚊型獨立品牌,造零件當然是開動電腦車床。領隊帶領我們看機房時順手提起一條長長金屬柱,從一頭把它餵進車床後另一頭便會吐出部件。行程實在緊密,一些程序看不完,幸好在機房中他們早準備了一條短片讓我們看原料如何經歷車削雛形、鋸製齒輪及加壓定型磨光等三大生產工序化為可用零件。


比鄰拉紹德封的力洛克也是個錶城。Ulysse Nardin本尊的農舍原址仍健在但早便大興土木擴展成品牌行政總部。之前我們都只講芯,未講身。針、面、殼和錶冠都是在總壇裝配。伴着每隻超複雜錶由第一步走到尾站的大師也是在這裡辦公。今年那只叫Voyeur的大膽春宮,剛在測錶的一位師傅跟我說最少得花4-5星期才裝好(見短片)!維修中心也在總部。擁有了或想擁有雅典的可能都關心所需時間。原來現行錶款只消46星期,遇上奇難雜症老錶就要46個月不等。他們會千方百計甚至借力廠外奇人異士,務必修妥任何雅典!微繪部門與及品牌博物館也在力洛克總部中。因為參觀琺瑯錶面廠需時較長,這次也趕不及參觀!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