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漢的溫馨 (#68 2010年5月刊)


海耶克先生宣布不再對外供應毛胚機芯,曾令製錶業人心惶惶。然而用不了多久,人們發現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凡事都會有與表面相反的另一面。正值電腦機器越便宜,能自製機芯的瑞士手錶品牌如雨後春筍紛紛冒出來。所以,我常常說,現在的自製機芯,意義已經與20年前大為不同。以前是罕有,現在是都有,拿捏的角度就要深究了。

2010年,卡地亞生產了一個新系列,取名Calibre de Cartier CDC)。顧名思義,這自然也是使用了自製機芯的款式。我在這裡加上引號,並沒有貶低它的意思,只是強調這同樣是上述潮流下的產物。事實上,1904年始創手錶的卡地亞,早就應該有自己的機芯了。踏入新世紀,卡地亞雄心勃勃,以法國資本的身份染指日內瓦印記使用權,又在諾莎泰爾興建了大規模的工廠,在錶壇多分一杯羹的想法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相信,這個大動作已經讓某些品牌感到受了重大威脅。

回頭再說卡地亞的新機芯。這枚定名為1904-PS MC的自動基芯,口徑為12法分,擺輪每小時28,800擺。中軸大擺陀雙向上鍊,上滿後有48個小時的動力貯存。它的整體設計為封密式(hunting style),以三塊夾板掩蓋了齒輪傳動輪系。機芯的上鍊擺陀和夾板刻上了日內瓦條紋,而基板雖然幾乎完全封蓋,但還是能從擒縱裝置的縫隙處看到其上旋有珍珠紋。擺輪游絲上有以偏心螺絲調準的快慢針,從基本處看它的組成不會弱過ETA2892A2。此機芯編號上的PS兩字母,說明了它是小秒針的設計。小秒針的處理,相信是希望機芯更薄的想法。不過,這枚機芯的厚度為4毫米,未比3.6毫米的2892A2薄,我想會是使用了更厚的夾板以增加穩固性的緣故。

即便是性能與2892A2相等,卡地亞自製機芯的這個銜頭,相信已經很有號召力。至於準確度是否合規格,我在這裡附上了我的測試數據,朋友們可以看到它好得異乎尋常,達到勞力士或真利時的境界,並且勝過現行的天文台錶標準了,因為我的測試不像COSC,要把錶殼錶面擺陀拆下來,只測每天上鍊的裸芯,那得出來的數據肯定是好得多的。陸總希望我多戴戴這隻錶,不要一到手就放入冷宮由它自生自滅,我其實起心肝戴了一個星期,發現它在腕上也走得很好。同時,我愛死了它那一拉就停的大號秒針!


巨大的秒針盤,令整隻錶醒目起來。我喜歡Jaquet Droz的大秒針,CDC跟它有異曲同工的視覺效果。處於6時位置的針盤,深深地陷入基板部位,使三維立體感頓時深邃起來。整體的佈局是神奇的,秒針盤之上,浮起了以纖細環紋組成的時標環,上半段是羅馬數字,下半段是立體的黑邊光面條形刻度。與秒針盤相對的是銀邊黑面的特大“XII”字,在錶面上起了雄據一方的平衡作用。此錶的3時位置有一個弧形的三聯日曆窗,可用錶冠直接調校,我自己卻是寧願把它拿走的。但很多人買錶都為了實用,甚至買錶的大前提是要有日曆,未必像我那樣總把美放在第一位,所以也無可厚非。在錶面的最外層,有卡地亞特徵的火車軌分鐘刻度,軌上的四個定點方位各有方形的夜光點,帶來個性與緊湊。要特別一提的是,設於錶殼內側用作壓緊錶面的環也有細條紋,為一隻簡單小三針錶帶來複雜的內容。卡地亞開發CDC系列不惜工本,於此可見一斑。

42毫米的錶殼,營造了並不像卡地亞的特有線條。它既剛且柔,似是鐵漢自有的一絲溫馨。拔地而起的外圈是硬朗的,寶石玻璃嵌於其下,現在很少有玻璃位置大大低過外圈的設計,卡地亞的這個處理先聲奪人。從外圈伸延出來的特長弧形錶耳,包裹着兩頭斜面的殼邊,既能順暢地跟皮帶聯繫,又構成了豐富的層次感。一道以螺絲固定的保護錶冠的護橋設在右側,上面是切角錶冠。朋友都知道,卡地亞錶冠上的藍寶石,本來就是品牌的標記。

也許沒有多少人知道,現在流行的皮帶摺疊扣,乃卡地亞始作俑者。這樣的摺疊扣,卡地亞大概在1950年代之前就開始使用了。陸總說了,有心思時慢慢調好長度,會有意想不到的樂趣。卡地亞摺疊扣的設計於其他品牌不同,兩端都是開放的,可以一點點地移動,直到把弧形的扣底設置在手腕最舒服的地方。在下不是第一次買卡地亞的錶,所以不是第一次用這摺疊扣。以往總把它設到適合的長短就算,完全意想不到將摺疊扣移船就磡這一點。我真的仔細移好,發現單摺扣也會很舒服!我以往常說不喜歡單摺,寧可要針扣,因為不暢快,原來除了勞力士之外,卡地亞也是例外的。就一個簡單的摺疊扣,為甚麼大多數設計者掉以輕心呢?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