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泳麟 - 主筆的話 #79 (2012年3月刊)


SIHH展覽期間順道去了Antiquorum,發現他們有一隻流標的5100G,與行方商量價錢之後,
回來了。

我當然早就有5100G的,說過要齊色的嘛。在四種金屬的5100中,白金的這個款在色澤配合中最美。不過因為朋友很喜歡,割讓了。自此懷念一直糾纏自己,當一踀即及的機會來臨時就不想錯過。這就是上文使用字的緣故。

我說過,5100使用的28-20/220機芯是百達翡麗最美的腕錶機芯。在整體結構與佈局方面,我認為它不遜於我也很喜歡的12-600。它比12-600更出色的地方在於精心打磨的夾板上裝置了品牌罕見的黃金套筒,使得整體更加光芒四射。我想,這個處理是當年對付朗格來勢洶洶之舉,後來發現又是一頭貴州驢子而已,無謂多花氣力。菲烈.史端先生對我說此後不再用黃金套筒是因為它的表現不穩定,我不相信。我的幾隻5100都走得很好,它是拿到COSC“大證”的錶呢。而且,同系的5101還在用金套筒,不穩定的錶還不停產哉?

不過,5100好是好,近年的市值倒是很飄忽,甚至可以說在往下調整。拍賣行的人將原因歸咎於強國買家不懂得欣賞機芯,所以外表簡單構造複雜的錶都拍得不好。也許,過強的金錢鋒芒真的已令許多藏家暫時避席離場,最經典的作品基本上落入低潮期。受影響的近代產品除了5100,還有39403970等複雜錶,甚至5970也遭受其害(我還在觀看51705270的市場反應)。而古老腕錶經典中,萬年曆級的尚受追捧,其他款式就絕大多數被打殘。執筆時我在Antiquorum買了一隻裝置上品9-90機芯的長方錶,僅四萬餘港元下槌,大概只是1980年代末的半價。此錶除了狀態好,還配備了一個極其罕有的18K金“雙P”錶扣,光是這個扣我就肯出兩萬元!──別以為我慶幸撿到了便宜貨,其實我很心翳。

價值在調整,所謂限量的可接受數量也在調整。5100總產量為3,000隻,今時今日,我相信沒有甚麼售價10萬以上的錶做這個數量能賣得完。而且,就算少做些也不能保證它能有超過或等同於通貨膨脹的保值能力。5年前推出的55655105今日如何?就是一個例子。限量錶,超過200隻其實就限不限也罷。除非限量300,分五年交貨!

市場走向,其實在影響收藏的思維。品牌都想利潤與聲譽兩者兼得,但它們在藏家的心目中往往此消彼長。這是一柄雙刃劍,望舞動者好自為之。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