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pard's First Major Exhibition in Asia


十一月中旬,我由熱得冒汗的香港,飛到冷得入骨的北京,為的是看品牌首度在亞洲舉行的 “L.U.C ——製表工坊的藝術”展覽,回顧品牌的皇牌系列L.U.C的發展歷史。展覽選址皇城文化天趣園藝術空間。這一知名的接待會館,是以明清時期的皇家園林為礎,別具氣派而精緻。

說下去之前,先稍為回顧蕭邦的發展史。現任兩位聯合總裁Caroline和Karl-Friedrich是一對兄妹,來自Scheufele家族。20世紀初期,Karl Scheufele一世於Pforzheim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主力製作Art Deco風格的珠寶及鐘錶。及至Karl Scheufele三世接掌,由於他對瑞士鐘錶的卓越品質尤感興趣,極欲收購瑞士品牌以大展鴻圖,同時也可一償父親及祖父多年素願。事有湊巧,其時已有百年歷史的蕭邦正面臨窘境,第三代傳人Paul-André Chopard已屆七旬高齡,膝下兒子卻無意接任。各取所需之下,二人極速落實收購事宜。自1963年起,Chopard就由Scheufele家族執掌;分別生於1961及1958年的Caroline和Karl-Friedrich可說是與易手後的蕭邦共同成長。二人自1980年代起積極參與家族生意,妹妹負責女裝錶及珠寶,哥哥則負責男裝錶。後者在90年代做了一項洞燭先機的重大決定——在Fleurier創建全新的廠房,得以自行研發及製作機芯。他更決定首枚自家機芯要採用微型擺陀。於是在1996年,L.U.C 1.96(後來更名為L.U.C 96.01 L)自動上鍊機芯為蕭邦打響頭炮。其纖薄雅緻的造型、獲日內瓦印記加持的打磨修飾、雙發條鼓65小時動力貯存、22K金雙向上鍊微型擺陀、獲COSC認證的精準度,無一不屬頂尖水平,即使放到21年後的今天,仍然如此。這枚機芯亦為蕭邦日後的發展打下穩如泰山的基礎。此後他們陸續推出其他機芯,短短廿年間,基礎機芯達11款,衍生出高達87款機芯,當中包括多項複雜功能:四發條鼓、等式時間、高擺頻、飛返計時、萬年曆、陀飛輪、三問等。


一口氣看罷發展史後,我們回到北京現場。這次盛會中,品牌特意安排了一位製錶師即場示範L.U.C陀飛輪機芯的組裝,又展出了其別樹一格的優秀藝術創作:蒔繪錶。每年他們都會推出一枚超薄的L.U.C XP中國十二生肖腕錶。在日本蒔繪大師增村紀一郎的精心手工製作與監督下,結合漆畫(Urushi) 與灑畫 (Maki-E)技巧製成的錶面上,描繪了帶有吉祥意味的中國意象。同場展出的還有難得一見的歷史錶款,是品牌位於日內瓦的博物館L.U.CEUM的藏品,包括一枚屬於Louis-Ulysee Chopard(差點忘了說,L.U.C正是這位創辦人的縮寫)本人的1860年銀製懷錶、其兒子Paul的1915年懷錶、24小時顯示的鋼製1950年腕錶,及一枚特別值得一提的1979年黃金腕錶:其拉絲的瑪瑙錶面上除了有一雙貴紀針,還有三顆活動鑽石……是的,它就是Happy Diamonds的始祖!不說還真不知道,原來Happy Diamonds超初是男裝錶來的。這錶以今天的眼光來看依然很美,絲毫沒有老土過時的感覺。當代創作方面同樣精英盡出,聊舉幾例,如慶祝品牌成立150周年的限量作品——只做150枚的的兩用時計L.U.C Louis-Ulysee the Tribute,及集14項複雜功能於一身的大複雜錶L.U.C 150 All in One;還有2016年時慶祝品牌自家機芯廠成立20周年的多款作品,如結合大日曆萬年曆飛返計時的L.U.C Perpetual Chrono和重點作L.U.C Full Strike三問錶。後者在我們赴京前在日內瓦鐘錶大賞奪得金指針獎的最高殊榮。這錶耗時六年研發,已申請多項專利,當中最厲害的是史無前例地以透明寶石水晶製作音簧,與鏡面連結為一,由整塊的寶石水晶切割而成,有助將聲音擴大,令報時不論音質或音量皆有出色表現。整組三問裝置都放在前方,透過開放式錶面可一覽無遺。QR碼是這錶的報時的現場拍攝短片,就算已看過都值得重溫,未看過的話就千萬別錯過。


蕭邦也有為這次展覽推出特別版。L.U.C Time Traveler One也是2016年時慶祝機芯廠成立20周年推出的作品,是品牌首枚世界時間錶。本身備有鋼、紅金及鉑金版,這次登場的北京特別版也是以紅金製作,但錶面由銀白色換成鮮明的藍色。GMT +8時區的代表城市是北京不難猜到,但採用中文字就很罕見了。這錶只做八枚,恐怕行文之時已銷售一空。但當日的全場焦點,在於一枚可一不可再的孤本創作——L.U.C Perpetual T - Sprit of the Chinese Zodiac陀飛輪萬年曆錶。一如前述,蕭邦本就與中國文化有深厚聯繫,每年皆會推出蒔繪生肖錶。這次的中國氣息就更純粹濃厚,黑色錶面以實金製作,經人手精雕細琢出中式欞格圖案,錶圈和錶扣上飾有如意紋,但最令人目不轉睛的是其錶殼側緣上雕刻的十二生肖圖案。你或會疑惑,夠位嗎?只用左右兩側的確不夠,所以連錶耳之間的空位也不放過,加上錶冠上的虎頭,才齊集十二生肖。這些圖案應用了名為內填雕刻的技術,在雕鑿出細膩的凹刻後,再以黑色上色,才得以做出深邃而具層次感的視覺效果,是雕刻師埋頭苦幹逾200小時的成果。錶面上四大方位分別是大日曆、月份兼閏年小盤、偌大的陀飛輪,及星期暨日夜顯示小盤。大日曆下的“CHRONOMETER”一字稍稍透露了機芯的實力,人手上鍊的L.U.C 02.15-L同時兼具COSC認證及日內瓦印記,並由四個串聯的發條鼓提供超過一星期的動力貯存,錶背一方設有貯存顯示。18K紅金錶殼直徑為43毫米,厚15.02毫米。


蕭邦邀請了我們熟悉的國際武打巨星甄子丹出席是次盛事。無巧不成話,他正好是在1963年出生,與Scheufele家族收購蕭邦同年。此外,品牌也邀得一眾中國影視名星出席,如劉濤、羅晉、董子健、王俊凱等,一同探究L.U.C系列的迷人風采。晚宴上,一眾名星更與Karl-Friedrich Scheufele伉儷、品牌的亞太區CEO勵志文、中國總經理馮天樹進行了一簡單而隆重的儀式,將藍色的香檳注滿一枚透明的巨型L.U.C腕錶模型。



我亦借此機會專訪了Karl-Friedrich Scheufele先生。先請他回顧一下當年起步的點滴,他告訴我蕭邦起初只有三名製錶師,如今已建立了一個超過150人的製錶團隊。回想首個自家機芯的開發過程,他言詞間仍會流露出一種“當年還真不容易啊”的感覺,尤其是講述如何解決微型擺陀上鍊效率不足的問題時,並對採用雙發條鼓的創新解決方案感到十分自豪。是次展覽可看出品牌有意着墨在中國市場,他指中國的顧客近年在鐘錶知識和製錶文化上的認識深入了許多,不再盲從潮流而單單追求品牌,故很有信心他們會對優質的L.U.C腕錶感興趣。他又認為,雖說市場不景氣,但若將過去十年當成一整體來看,其實發展還是很好的,他反而希望接下來的復甦可以溫和一點,才能持久。談到未來發展,我直接問他:“會是大自鳴嗎?”他莞爾,老練地不置可否道:“這可是你說的。”但他也明確地告訴我蕭邦會在高擺頻領域多下功夫,已有的8HF亦會提高產量。無論如何,這些年來蕭邦已證明了不論是甚麼功能也好,其質素絕不會讓人失望。他們的酒桶形新作L.U.C Heritage Grand Cru,不說甚麼技術細節,光看那與紅金錶殼緊貼的同形機芯,就是一明證!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