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古思今


我在穎川堂工作了八年,但第一次聽到鍾泳麟這名字,卻比我加入他公司早了差不多十年。
 
90年代下半部,香港變了“特區”,我也由學生變成上班族。那年頭互聯網剛剛興起,Yahoo等於今日的Google,找朋友用“喔噢”icq,但只限在家或工作的地方,手機除了打出打入收短訊,最厲害的功能就是讓大家在地鐵迷頭迷腦地玩“貪食蛇”。應該說,手機還沒普及,大家還在用call機(記得《逃學威龍》用call機出貓那經典一幕嗎?)。今日如雨後春筍的鐘錶網站、討論區等等,在那個年頭是不存在的。忽然(因為已記不起原因)對腕錶產生興趣的我,可以做的就是找書看。而所謂“找書看”,與今日相比絕對不可同日而語。那時沒專門的中文腕錶雜誌,有的都是日文。書籍也是外文為主,其中一本可以稱為“聖經”的,就是每年將簡單的品牌介紹、模糊不清的黑白照片重登一次,再配以不明所以的“市值”(還煞有介事地按狀態分成三級,但都不外是3,000、5,000及7,000美元這樣按比例算出來的差別),一出便是十幾年。那年頭的錶書,大概都是那個樣子的。
 
後來,我買了兩本中文書,其中一本是鍾大師的著作,叫《古今名錶鑑賞》。具體時間應該是95、96年間。可以說,它們為我打開了一扇窗,引領我走進鐘錶的世界。如書名所指,它不止介紹新錶也覆蓋舊錶,甚至後者的篇幅更多,因為那時古董錶比新錶更吃香。80年代末期機械錶重新受到重視,帶起這股風潮的便是古董錶。這本書,我現在還留着。之後再買了幾本大師在90年代後期的著作,當中包括那本已成傳說的《勞力士天書》,有穎川堂成立前出版的(像《古今名錶鑑賞》是由萬里機構出版),還有最早期的《名錶新知》。
 
    
 
半夜睡不着或不想睡時,我間中會重看這些“古籍”,有時隨意翻翻,有時看得詳細。即使過了這麼多年,還是覺得很有趣。其一是個人對“考古”的偏好,其二是大師見識廣博妙筆生花,其三是以史為鑑,閱古知今。後者既指書的內容,亦即腕錶業這四份一世紀的演變盛衰,同時也指寫書人。我對大師的認識和了解,有相當一部份是通過閱讀他的文字得來的,而看這些他早年寫下的文字,我對“大師是怎樣煉成的”有了一些看法。
《古今名錶鑑賞》的內容十分豐富,初學者看了絕對會有劉姥姥入大觀園的興奮感覺,而我相信不止讀者,就是作者也會有相同的感受。作者介紹一欄稱他為錶評界的“後起俊彥”,加上本書以介紹為主,評論為次,資料也不盡是第一手的,所以寫起來文筆也比較含蓄,和大家熟悉那個嬉笑怒罵、直腸直肚的鍾泳麟有點不同。但中規中矩從來不是鍾大師的風格,在書的一個小角落,有一張小小的、隔着玻璃影導致質素欠佳的錶相,相中的是歐米茄中置陀飛輪的prototype。文字解說道,那是在巴塞爾會場幾費唇舌始說服品牌董事讓他在不為人知之下極速拍攝的,從沒在其他媒體出現過。即使還是“後起俊彥”,大師已經具備能人所不能的本事。
 
 
......更多內容請閱讀<<名錶論壇>>第87期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