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納於海


 
上兩期的《名錶寶藏》,都在鍾Sir生前的藏品內找了比較特別和複雜功能的腕錶作介紹,回顧一下他的收藏之路。繼百達翡麗與及卡地亞之後,我們今次決定找一個與之前所寫截然不同的品牌,正是深受年輕人喜愛的Panerai,此言並非亂說,在大學時期,我聽過無數同學跟我說,既然你將會在你爸爸的公司工作,將來到我們賺到錢,要替我們拿discount買Panerai呀。從此話可見,其實Panerai在年輕人心目中已經有一定地位,有如在上一代香港一般市民心目中,買錶一定要買勞力士。
 
 
說起勞力士,猶記得在鍾Sir病塌在床的最後幾天,Panerai當時正在中環的置地廣場舉行了一個展覽,而展出的PAM300是鍾Sir所擁有。有天我下班後到置地參觀,參觀完後就直接到養和醫院探父親,他問我這個展覽我最深印象是那一隻錶,我當時的答案是PAM021,用勞力士機芯的那枚傳奇腕錶,畢竟在網上、在拍賣書上看多了,實物倒是第一次見。當我提起PAM021,他就憶起一段故事,關於這個錶壇大師錯失了一枚好錶的故事。歸入Richemont後最初Panerai在香港是由卡地亞管理,當時陸司令預留了一枚PAM021給鍾Sir,可能是經濟緊拙、又或是當年來說Panerai年紀尚輕,鍾Sir一直沒去拿。後來他在歐洲坊的門市看見了一枚PAM021,他叫店員拿出來給他看一看,一看之下正是陸司令為他而留的那一個號碼,才鬆了一口氣。他口述這段故事中,我從神情看出他的婉惜,恨自己當年對此錶敬而遠之,畢竟始終是人,錶壇大師亦有錯失好錶的時候。
 
 
說完故事,回到鍾Sir的收藏。我跟Simon一起從藏品中選了五隻比較少見和特別的Panerai作介紹,這些腕錶未必是高價貴錶,可是肯定並非常見之物。首先打頭陣的是2010年出品的PAM365,以我陪伴鍾Sir的最後一段日子所觀察到,這枚Panerai應該是他在離世前最後一枚買的新品,當然我說新品是另有原因,因為除了買新品,他還會在拍賣購錶,至於當時拍賣所買的是那一枚,就看看以後有沒有機會再詳談。這枚腕錶不單是罕有,更是特地訂製的unique piece,在錶殼的側面刻了Alain Chung簽署。除此以外,據鍾Sir說,在2010年的SIHH,他跟品牌CEO Bonati先生會面時曾談及此錶,Bonati先生說可以為他tailor-made一枚屬於他的PAM365,把背後的星空圖置換成我們穎川堂辦公室在北角看上去的模樣,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到了腕錶在SIHH公開後兩年多才能交貨到鍾Sir手上。此腕錶是Panerai有史以來最複雜的腕錶,除了上面提及的星空圖,還有陀飛輪、時間等式、日出日落時間、動力貯存指示、夏令時調節,月份顯示亦是首次出現在Panerai的腕錶上。也許諸多的功能並用不上幾多個,可是這就是觀賞鐘錶的樂趣。
 
鍾Sir曾經在《名錶剖析》內,寫過關於PAM300的文章,內容大讚美耐華的機芯好,上面所提及的PAM365搭載由Panerai所製作的自家機芯,而以下介紹的一枚PAM322搭載的是美耐華16-15機芯,是美耐華的舊作了,可是結構與及裝飾都在021的勞力士機芯之上。與PAM365的複雜不同,PAM322是最簡單的小三針時間顯示,美耐華把最簡單的事做到極致。面世一年時,首次作公開拍賣的322在香港成交,連佣接近50萬港幣,這種升幅鍾Sir表示為連當年021與203都望塵莫及。
 
 
 
......更多內容請閱讀<<名錶論壇>>第86期

Tags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