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之迷


 
“名錶寶藏”這欄目上期面世後,我跟同事便一直苦苦思量,第二彈應該從那件藏品說起?因為第一次就出動了百達翡麗5004A,深怕任何腕錶都會為之失色。回想起一些故事、一些經歷,最後我們決定這次寫卡地亞的Santos Mysterieuse。除了父親,我跟這枚腕錶亦確實在這段時間產生了一種特別的情感,最初在鍾Sir過身時,這隻錶更經歷了一次神秘失蹤!無獨有偶,今年SIHH卡地亞亦推出了新款的Mystery腕錶,也正好對這枚在2006年推出的神秘腕錶來個回顧。
 
起初,在鍾Sir所有藏錶的地方,我都找不到這隻錶。這錶他是十分喜歡的,我們都斷定他不會放售,所以都懷疑它身在銀行保險箱。眾所周知,香港申領過身者遺物手續需時很長,期間我不斷打擾為我們處理法律事宜的讀者兼好友黃先生,追問遺物之中有沒有這隻錶,好像比其他寶貴藏品更緊張!當藏品們被解封的時候,我第一時間看有沒有這隻錶在內,結果又一次落空。更戲劇化的是,當我點算完畢,回到辦公室後,竟在夾萬某角落發現這錶,而當時我們正為本欄選錶費煞思量,這不是老父保佑又是甚麼了?
 
 
雖然鍾Sir藏品眾多,但這錶是其中一枚最愛。關於這一點,我可還是能列出實事證明的。這錶於2006年SIHH面世後,便被他選為當期《名錶論壇》(第44期,2006年5月出版)的封面。需知在我們的封面選錶史上,通常都以複雜錶為主,兩針的簡單錶是極為少有的。讀者們可能會質疑這並不代表甚麼,但大家可以翻看當期的封面故事,是以卡地亞作主題的,內容中提及鍾Sir自己親自向卡地亞香港區老總陸慧全兄要求買一隻,因為這隻錶的原型Mystery Clock,一直是他夢寐以求的“幻之銘器”。他更在文中說,他夢想中的鐘錶大部份都已經買到,惟獨十年前身價已經動輒要兩三百萬港元的卡地亞Mystery Clock,卻是他渴望擁有而連碰都沒碰過的,所以他對卡地亞將這種機械結構微型化成一枚腕錶,感到非常興奮。
 
說過鍾Sir對這隻錶的感受,說我自己的。我入行年資不算久,未能見證卡地亞第一隻Mystery腕錶的誕生,但卻有幸見到Mystery腕錶的技術發展得更完善。在鍾Sir走後,經過了一段兩個月閉關冷靜期不出席任何活動,我真正的“reboot”出差,是卡地亞去年12月中在東京舉辦的Pre-SIHH。出發前我還在不停找這款Mysterieuse,希望可以戴着出席卡地亞的活動,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沒找出來真是萬分可惜,因為Pre-SIHH公開的新錶之中,正正包括了兩款新的Mystery:Rotonde de Cartier Mysterious Hours以及Mysterious Double Tourbillon,如果能戴着元祖的Mysterieuse去比較新錶,不是貼題得很嗎?落機那天晚上跟日本卡地亞的朋友們去了夜店,大家在閒談之間,我說笑問他們為甚麼新錶要那麼神秘,是不是有甚麼mystery thing?我說的mystery本來只是笑他們神秘兮兮,沒想到他們反應極大地問我是誰告訴我有Mystery腕錶!因為有保密條款,SIHH前不能披露,所以他們想知道是誰口疏,誰知竟產生反效果……是他們的反應,告訴我新品是Mystery Watch!
 
      
 
 
 
......更多內容請閱讀<<名錶論壇>>第85期。

Tags

訂閱通訊